真美女越灰头土脸越美得惊心动魄,塑料美人被骂惨也不敢出丑…
时尚

真美女越灰头土脸越美得惊心动魄,塑料美人被骂惨也不敢出丑…

2021年05月04日 00:43:36
来源:新氧App

最近《长歌行》的口碑是越来越不错了,李长歌战损美人的状态也狠狠圈了一把粉:

前有国民老婆:

现有绝美热巴:

为什么战损系美人就这么让人上头?

战损美人状态

战损战损,顾名思义就是指战斗损伤。

它也是ACG次文化中的一种综合型萌属性。

不论在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大至一场宇宙级别的联军对战,小至拳拳肉搏的拉扯擦伤,人物在对战过程中因受到损伤而表现出来的各种特征,都是战损的范畴。

比如面色的苍白、与残留的血色:

比如难以站立的躯体、强撑不倒的意志:

紧锁的眉头、细微的喘息等等都是战损美人的情绪特质:

还有伴生的、战损美人被怜爱的瞬间,这些都是让我们上头的点:

《山河令》战损骑马名场面

战损美人的状态关键词是血色、凄美、肃杀,随之伴生的是厮杀后的凌乱破碎感,那是灰头土脸一身泥泞也无法掩盖的动人能量。

花木兰是战损美人的经典代表之一。

真实的历史人物、真实的从军故事、真实的战斗厮杀场。种种一切让花木兰越是跌落入泥土、越美到惊心动魄,那是独属于女战士的果敢霸气与苍凉凄美。

赵薇版本花木兰

越是强大,反而越惹人怜爱。

刘亦菲饰演的花木兰有高光也有瑕疵。

相较之下的打戏确实有看点,她本身的英气感与骨相美也撑得起这种毫无修饰作用的妆面:

瑕疵在于传递情绪时的违和感。就像下面,在最不合时宜的时机贡献了全片最干净的妆面。

当时在影院很多人为这一刻放大的美貌倒吸一口凉气,这张近乎不施粉黛的脸非常好看,但又是那么的不合时宜。大战之后,这张脸反而美到纤尘不染:

在情绪起伏最为激荡的生死沙场,人物的情绪就算稳定也不该如此空灵,仿佛置身事外。

美的太稳定,缺少任何一丝厮杀场中的血色与疯魔。

反过来,哪怕下面灰头土脸,可有战士的坚韧执着,有着从泥土中挣扎而出的倔强狠厉。这一刻才会清晰的感觉到人物是鲜活的:

演技不够,服化道来凑。

有合乎剧情逻辑的场景+服化道加持,演技就会自带几分真。

反之就是4000年美人被群嘲的绑架名场面:嘴里要叼不叼的含块豆腐,也不敢让对手戏演员碰,就怕把嘴里的豆腐碰掉了显得这绑架不真实,塑料演技有亿点离谱。

扮相扮相,扮的越像,演的越像。

为了维持无暇美貌连扮相都舍不得出丑,难道还能指望本就拉跨的演技自发性雄起吗?

反过来,但凡走点心、为了角色牺牲一下,形神兼备的战损美人就很有共鸣感:

这里眼神情绪很到位

当美的范式越来越标准化、流程化时,观众对真正的情绪感的需求也会越来越高。

否则吃战损扮相的角色人设,也会从最初的惊艳,慢慢变成工业盐精味儿越来越重的套路。

把亮眼+磨皮美白功效拉满,干干净净白嫩无比的脸上再来一抹血色,就能得到一张广为流传的精修大片。

扮相很美,形在,可神却丢了,比起之前又有点美而无魂的遗憾:

图源水印(侵删)

战损美人的本质是种能被伤害的脆弱感。

当演员本身更进入情绪时,仅仅一个细微的含泪也会更有那种易碎的脆弱美。

其实李长歌这个角色挺适合热巴的,她本身就有男相、强势、惊艳等等特质,个人能量很突出。当展现脆弱感的时刻是不输于展现极致美艳的另一种动人:

这个状态也是神形兼备

观众的情感投射

我们欣赏战损美人时,会不自觉的透过上帝视角对这些美强惨们产生怜爱情绪。

她们状态或演技能让人感到那些脆弱的、让人心动的情绪价值。周迅的青女满目苍凉与柔情,一个微微吞咽的动作就完整的传递出脆弱感:

她的很多角色,都是轻灵易碎中带着些许疯狂:

好莱坞最有天赋的女演员之一的朱迪·福斯特,早在她17岁采访时就表达过,心目中最有魅力的女演员都有睿智构成对外战无不胜的筋骨,还有埋藏在美人皮肉之下潜在的疯狂。

那时年幼的朱迪神情中就充满慧黠:

熟龄后的朱迪眼神中更是透着智慧的冷光:

“大多数连环杀人犯都会保留一些来自受害者的纪念品”

阿佳妮,有精巧纤细的仙气,偏爱血腥失魂后的着魔:

李冰冰,多是锋利美艳的御姐,可内敛矜持后的爆发更动人:

《风声》中的李冰冰姣好清秀、自持冷静,有着高材生的骄矜。当她遭受到日军特务课机关长的侵犯时,先是无声落泪,后是再也承受不住的瞬间爆发,这一段戏特别有情绪张力。

包括跟周迅的姐妹情,从安慰到失去,每一滴泪都不是为了凸显美貌,而是为了塑造人物性格:

此时的她,哪怕战损值拉满苍凉到落魄,却万分动人:

可以说,战损美人让人上头在于柔弱又坚韧,理性又疯狂。

李沁的出圈角色淳元公主就是同样的破碎凄美感,浑身写满了美玉跌落入泥土后的疯狂:

赏战损男色,赏的也是这份脆弱感。

毕竟自古以来两性被赋予男性更强大,女性更娇柔的刻板印象。所以能打破固有规律的存在,就拥有打动人心的天赋特质。

女性对男性脆弱感的怜爱,即源于所谓以下犯上的反抗,也源于爱意激发后的保护欲。

那些强大的、很难受伤的、高高在上的云端人物让人敬而远之。战损正是这些云端人物下凡、变得有人情味儿后的状态。

赏高阶男色要看《蝴蝶君》

罗云熙的润玉,也是吃了战损美人的红利:

小李子盛世美颜时期身上自带少年气与脆弱感。

笑中含泪,哭戏更动人。

仿佛他比阳光更绚烂,又比烟花更寂寞。

包括被称为小李子古巴分李的庆怜,也有类似的少年气与脆弱感。

庆怜的人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一半是如同小太阳般的热烈,一半是喧嚣落幕后的寂寥。

所以他平时桀骜不驯的小恶魔状态很讨喜,伤心落泪时的脆弱又恨惹人怜爱:

要声明的一点是,欣赏战损美人,绝不是支持家暴妆。

毕竟家暴妆只是哗众取宠的无脑行为,口口声声说着:“被家暴了,我还是很美。”

家暴妆的背后是霸凌与受害,战损的背后是百折不挠的抗争。

究其本质,家暴妆是哪怕踩在他人尸骨上也要歌颂自己的脸美,而战损系则是放弃外貌红利,也要争取到自己的公平与自由。

说到底,越是拥有越是不在意,越是匮乏越是蝇营狗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