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娱乐圈好男人的翻车,或许只是开始
娱乐

这娱乐圈好男人的翻车,或许只是开始

2021年09月23日 22:47:23
来源:她刊

最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男女话题含量明显飙升了。

昨天更新的最新一期里更甚。

颜怡颜悦VS王勉这组,王勉在台上聊男子气概的话题,她姐看完之后简直乐成李诞本🥚。

就,你永远不知道,男人为了所谓的“男子气概”能做出来啥。

什么组装家具硬撑着不看说明书,组装错了还要找补啊。

“那个柜子装完就是晃的。”

什么开啤酒瓶坚决不用起子,非要跟自己的两排牙较劲啊。

“你难道不知道男人为啥,长了两排牙!”

以及,在抓蟑螂也要凸显一下自己的男子气概,毕竟“真的男人不能让女生面对危险”。

即便女朋友已经捉住了蟑螂,也要大吼一句“你给我放下,我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太顶了!

不得不说,男性那点为了所谓男子气概的“小九九”,都被他点破。

不过,有人在男女话题上表演封神,也有人在这类话题上翻车。

比如,前阵子因为微博里的一个措辞,被骂到删博的彭磊。

彭磊是谁?

新裤子乐队主唱。

2019年,《乐队的夏天》横空出世,新裤子乐队一举夺冠翻红。

与新裤子乐队一起翻红的,还有主唱彭磊那张嘴。

只要张嘴就没个正形,百无禁忌。

评价李诞:是“网生艺人”,一断电就没了。

评价大张伟:节目上多了,脑子有点乱。

似乎没有他不敢损的人,也没有他怕的事。

于是“彭言彭语”在那个夏天彻底出圈。

只是,让他得到了诸多关注的“彭言彭语”,也让他在最近栽了个大跟头,不仅迅速引起了舆论的声讨,还被贴上了“厌女”的标签。

很多人对这件事不理解。

不就是用错了一个词,至于吗?

她姐不想简单粗暴地给彭磊扣上“厌女”的帽子,也无意借题发挥把他猛批一顿。

只是,她姐觉得,彭磊的这场风波过于典型。

因为一个措辞,引来一次他自己死活也想不到的一个翻车姿势,不是因为他“点儿背”,也不是网友热衷于在各种小细节上吹毛求疵。

而是因为,他和很多人一样,其实是长期笼罩在一种不自知的割裂中的。

认识不到这点,彭磊的翻车,将不会是孤例。

导致彭磊被声讨的一条微博,到底说了啥?

如果关注过彭磊的人就会发现,这类微博内容不过是彭磊惯常的操作——

忆当年。

甚至,忆的还不是自己的事,而是新裤子乐队的另一个成员庞宽的感情经历。

庞宽整个青春期因为自卑都没有谈过恋爱,彭磊想起彼时好友的感情经历忍不住替他唏嘘感慨。

只是,一条普通的追忆帖,因为括号里故作机灵的一个描述翻了车:

共享单车。

指代的不是别的,而是庞宽当年曾经暗恋的人——

一个和好几个乐队的成员都交往过的、感情经历比较丰富的女孩。

此话一出,迅速掀起了一场骂战。

彭磊一看被骂,回过味儿了,先是重新编辑了微博,后来直接将那条微博删除。

但事情并没有因为彭磊的删博而告一段落。

他其他微博的评论区,骂声仍在继续。

彭磊估计也没想到,一个看似“惯常的”措辞,竟然能引起如此轩然大波。

原因之一,当然是新裤子乐队在《乐队的夏天》夺冠让他们被放在了聚光灯之下和更大众的审视之中。

而这审视,又刚好发生在男女话题敏感的当下。

但更主要的,或许是因为彭磊给人的“割裂感”。

彭磊一度被称为“摇滚圈清流”。

无他,有才又顾家。

前阵子的一个热搜很多人或许还有印象。

彭磊撑着雨伞一脸宠溺地看着女儿在街边踩水玩,过后他发微博淡淡地写道:“也不过是一场雨”。

大张伟也曾在直播里提及此前组局喊彭磊聚餐,彭磊第一反应是发微信问大张伟:能带孩子吗?

石璐在节目上也爆料过彭磊和他老婆之间的一些浪漫细节。

老婆生病住院,彭磊就把老婆拍的片子裱起来提醒她注意身体。

在家务上彭磊也不是甩手掌柜。

他们家经常喊人聚餐,聚餐过后彭磊会把家里打扫 干净。

但,这次彭磊翻车后,他过往的一些“厌女”言论纷纷被扒了出来。

早年的一个采访中,彭磊曾被问到:怎么看“中国摇滚是靠姑娘撑起来的”这个观点。

他回答:女孩她不可能永远喜欢这个东西。如果女的一直喜欢这个东西(摇滚),那她就有问题了。

言外之意是女孩搞不懂摇滚这类音乐。

他愤怒有人经常找他要画和演出门票时说:

我天天去你们家吃饭行吗?

你发工资时分我200行吗?

你老婆陪我睡半宿行吗?

“睡姑娘”这类字眼,也常常被彭磊挂在嘴边。

很多人突然意识到这“割裂感”。

他和老婆女儿之间的温情时刻是真的,但他不少言论中透出的对女性的轻蔑和歧视,也是真的。

但你要说,彭磊是板上钉钉的“厌女”恶臭男吧,他对女性的轻蔑和歧视,似乎又是无法落到实处的。

他嘴上说着“女的要是一直喜欢这个东西(摇滚),就有问题了”,但新裤子乐队的贝斯手赵梦就是女性。

新裤子乐队在《乐队的夏天》里跟Cindy合作。

跟新裤子乐队比起来,Cindy的经验不足,能力不够。

很多人甚至是带着戏谑和审丑的眼光去看待Cindy所在的3unshine这个女子组合的。

但彭磊没有。

整个合作过程中,彭磊的真诚肉眼可见,因为他觉得每一个音乐人都值得尊重。

他整天拿“睡姑娘”这事儿叨叨,但你说他真实践了吗?

也不见得。

彭磊曾在节目中讽刺“摇滚老哥”,也曾在微博表态“反正我不要当老哥”。

什么是“老哥”?

身怀六甲的肚子,口臭,低级趣味,看见除老婆以外的女性会眼睛放光,喜欢吹牛……

所以你看,他把姑娘挂在嘴边,更像是一种口嗨。

彭磊的表达习惯似乎向来如此,满嘴跑火车,荒诞中透着真诚,真诚中又带着调侃。

表达方式没有对错和高下之分。

但不可否认的是,彭磊在提及女性时的很多表达,暴露了他潜意识里或许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对女性的侮辱与歧视。

即使套上“调侃”和“抖机灵”的外壳,但也依然无法否认其本质——

“厌女”。

或许有人会疑惑,现实生活中和女性合作、疼爱老婆、宠爱女儿,但“厌女”。

矛盾吗?

听起来矛盾,但其实完全成立。

甚至,这种看似完全不成立的矛盾由来已久。

上野千鹤子的《厌女》一书中就举了不少这类的例子。

日本明治时代著名的男女平权论者植木枝盛便是如此。

他白天到处讲演呼吁男女同权,到了晚上,花钱嫖娼。

“明治一三年九月一七日,夜,在千日前席上演说。讲男女权论。召菊荣妓。”

米歇尔·福柯的《性史》里,也记录了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绅士们的矛盾与割裂。

“一边恭维一见蟑螂便要惊叫晕倒的优雅的淑女,一边频频造访妓院。”

这点从彭磊那条引发争议的微博评论区里替他辩驳的评论也可见一斑。

“只是形容故事里的某一个女性,并没有暗示所有的女性……在这儿骂人的,想想自己有多正经。”

“过来骂彭磊的,都是自动对号入座的公共汽车。”

话术不同,但仔细一品就能发现这辩驳中的逻辑——

好女孩不会被“共享单车”的措辞刺痛到,跳脚就是心虚。

但凡有点女性意识的人,都会意识到这个逻辑的从根上就是站不住脚的。

因为他们认为的所谓的“心虚”,是女性如果有了丰富的性经历,就已经天然滑向了有道德瑕疵的一端。

就是不正经,就是自甘堕落,就是“公共汽车”、“烂裤裆”、“共享单车”……是一切不洁身自好的名词的集合体。

因此,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有人立马就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羞辱这类女性、否定她的一切找到了理由。

一个句式也就此产生:

我不是厌女,我只是讨厌自甘堕落的女生。

但何为堕落?

穿短裙是堕落、穿黑丝是堕落、穿深V是堕落、曾经有过多段感情经历是堕落、有婚前性行为是堕落……

如果将这个问题抛向十位男性,我们可能会得到十个不同的标准。

遵守这个标准的是好女孩,不遵守的就是坏女孩。

而有丰富的性经历的女性,则因为她的性经历本身,而被踢出了“尊重”的行列。

男性就不会因为这类问题被指责。

因为面向男人的性道德和面向女人的性道德不一样,即,性的双重标准。

男人因为好色而被肯定,女人则因为对性的无知而被夸赞。

这种双重标准的存在,导致很多人无形之间就处在一种矛盾而不自知的局面中——

一边疼老婆,一边对性经历丰富的女性用尽各种带有侮辱意味的词汇。

甚至,对女人的性道德标准,还因场景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比如,不少人对滚圈内的专有名词“果儿”(指那些痴迷音乐追随于乐队,且不仅要追星,还要与乐手发生性关系的女子)的态度。

“果儿”时而被美化——她是掌握性自主权的存在,和乐手发生关系是自愿;

时而被污名——她是不自爱的典范,女性是荡妇。

但无论是美化还是污名,其实本质都是通过降低或抬高女性的性道德标准,来给男性免责。

不同的性道德标准下,意味着男性往往是性的主体,以至于“性”不仅仅是“性”本身。

庞宽曾在《乐队的夏天》中分享过成名前后的变化。

青春期不讨女孩喜欢,感觉自己像“苍蝇”。

“往女孩身上踪,人家女孩就扒拉你。”

做了乐队后情况截然不同。

“现在是女孩往上贴,我们扒拉女孩。”

庞宽分享这件事是在彰显性魅力吗?

在她姐看来,比起性魅力,更多的是在彰显权力,是对自己名声的符号效应的印证。

而这样的效果,在“性”中常常被视为客体的女性,大概率是不具备的。

这种因为性别、场景、权力的不同,而对女性施以不同的性道德标准的行为,真的是尊重吗?

崔娃在聊种族歧视时曾提到过一个观点。

在美国,总有人会用“我真的不是种族歧视,我就是太气了”的话,来为自己对黑人的种种过分言行辩解。

但崔娃说:价值观不会因为愤怒而改变。

即,如果真心相信且持有某种价值观是不会因为情绪而改变的。因为情绪的变化带来的对黑人态度的变化,本质上就是种族歧视。

“你只是把歧视留给了某些人,种族歧视是你对付不喜欢的黑人的棍棒。”

在“厌女”这件事上,同理。

聊到这里,或许可以回到开头的问题。

男性身上的割裂感从何而来?

为何彭磊会一边是个爱老婆的好男人,一边又会不自觉地评价女性为“共享单车”?

而不止彭磊,在现实生活中这种男性的割裂也比比皆是。

她姐的后台中有很多类似的粉丝故事——

他是一个好男人,他会辛苦地赚钱养家,却不愿意在妻子生病时去承担做饭的责任,因为男人不该进厨房。

他是一个好男人,他爱老婆不出轨,却不会在装修房子时听取老婆的意见,因为大事就该男人做主。

他是一个好男人,他节假日会送花,会弯腰给女友系鞋带,却会删除女友手机里的所有异性,因为女人就是要乖。

他是一个好男人,他会在女性遇到色狼时给予帮助,也会在扭头看到女性是穿短裙时,觉得被骚扰活该。

……

类似这样的割裂感实在太多太多了,而身在其中、有这样的想法的男性,甚至都意识不到其中的割裂。

但,这些“割裂感”,本身就是厌女的一个表现。

那,点出这些问题,就是“打拳”吗?就是女人要求太多吗?

她姐不觉得。

最近我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受是——

最近两三年,大众的性别意识、平等观念,是逐渐提高的。

比如几年以前,很多人还会觉得全职太太是没有为家庭做出贡献的,女性读书再多也不如嫁个好男人管用。

如今再回过头看,我们已经一眼就能识破和甄别个中问题,再强调上述问题,也不会再被说“打拳”。

平权的意识,是逐步普及,且真的取得了进展的。

那到了当下,是新的、更细节性的问题出现。

比如这次的彭磊,比如之前写书的郭涛。

他们一贯的表达、行为,在过去被认定没有问题,但到了现在就是会翻车、会被声讨。

以及,还有的问题,是男女话题普及到了一定阶段才可能出现的——

比如,之前因为是男性女权主义者而得到不少关注的周玄毅。

在前段时间被爆料不过是打着“女权主义”的幌子罢了,目的依然是睡粉。

但,这类更细节的问题的出现后,舆论似乎和刚开始聊男女话题时相似——

依然没有产生共识,依然在产生纷争。

这是必然的。

而这可能恰恰是需要我们,男性和女性一起再往前推进一步的,在更大的范围、更具体的细节上,达成一种新的共识。

正如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中所说,这种深层厌女是很难自知的。

在男人身上表现为“女性蔑视”,在女人身上表现为“自我厌恶”,而“厌女”氛围弥漫在这个秩序体制里,太理所当然而使人几乎意识不到它的存在。

所以看到这种“割裂”现象反而是一种进步,看到它、修正它,让它不仅仅停留在表面上的“尊重女性”。

况且男女平等,从来不该是女性自己的战斗。

像现在很多脱口秀男演员在不断的用段子去丰富性别议题。

很多男rapper也会用歌词表达自己对于社会事件的态度。

很多人在弹幕和评论里,不断丰富着自己的感受,这些都是这几年有益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