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章子怡用温柔代替倔强
时尚

事到如今,章子怡用温柔代替倔强

2021年10月15日 15:47:12
来源:时尚COSMO

“温柔是一种能量。”

昨日的章子怡似乎还是《卧虎藏龙》里玉娇龙意气的面孔,而今岁月已经为她平添许多温柔,表现在方方面面。

参加过一场《我和我的父辈》的首映礼,章子怡的气质和谈吐是结束以后女孩子叽叽喳喳议论不停的中心。她太柔情了,带着母性,说话声音像小雨般浸润,思路清晰到可以递出头条标题,但说话间还可以传递出感情。对于在这种场合拘束的演员来说,这是“功力”。

不是《一代宗师》里宫二的功夫,却是类似的东西,一个人风风雨雨几十年,修炼出来的处世之道,无形有痕。而章子怡的道,温柔充盈其中。

小孩拍电影是最难拍的,张艺谋这样告诉过她。她说我也知道,但是剧本推翻了多少稿,还是想用小孩。

在《诗》篇章的拍摄花絮里,可以看到章子怡一遍一遍地教小演员走戏。

告诉他们,你不可以看机器(镜头),你就把它当做“影子”。

一句“妈妈,这肉是哪来的?太好吃了”,循循善诱地帮小演员记台词。

看到有孩子的鞋带开了,蹲下给他系好。

章子怡活成了《诗》篇里的幼儿园园长。像开篇的长镜头,章子怡就重拍了四十多次,每天只能等夕阳快落山的时刻拍,每天拍十几次,直到出来一版最为满意的。这其中,她一直保持着跟小演员“交朋友式”的交流,所以他们最后都叫她:子怡姐姐

在电影的幕后,我们也常常看到“章子怡的眼泪”。

有一场戏是她抱着影片中爱人(黄轩 饰)的骨灰盒,在电影院的银幕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章子怡脸上肌肉不住地抽动,因为过于激动。她尝试过用手遮掩,但是没有效果。

谈起这场戏,她回想到了婆婆去世时的心情。那一天老人把一家人叫到跟前,翻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一件一件分发给孙子孙女。死别的心酸也让章子怡在演播厅当场落泪,“每个人都会走到这一天。”人生中的感性体验,成了章子怡眼泪的开关。

以前的她饰演的角色,招娣、玉娇龙、婉后、小百合......无一不倔强,无一不野心勃勃。那时的章子怡就像青春的树,向天空伸展着自己的渴望。角色是自己的一面镜子。

而现在的她,沉淀起境遇里、人生中方方面面的体悟,这其中不仅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还有他人、爱人、孩子。路演里,章子怡父亲送给她的三个词是“健康、幸福、奉献”,这些是她新的演戏的养分。

可以说,章子怡的《诗》似乎就是温柔的集中呈现,融合了她在生活中对于爱情、母亲形象、浪漫、死亡种种的感悟,也是这些年的所思所想。这些年章子怡接演的角色,有许多身上都充满着大情大爱,比如《无问西东》里的王敏佳,也与这些不谋而合。

我们好像见证了一个女人、一个女演员的成长。

不仅仅是因为她成为了母亲吧,还因为她拥有对“母亲身份”的思考和自洽。

作为章子怡指导的第一部作品,《诗》篇章给人的感受也是浪漫、温柔。

影片里有几处写意的风景:先是母亲和父亲在广袤的原野里行走,后来父亲骑单车走远了,是母亲带着孩子在这里行走,仿佛寓意着爱情是结伴同行,亲情是一场目送。

台词里传达的细腻和温柔,也是独属于女性视角的。

女性不仅了解自己,也懂得孩子:

雨夜里男孩质问母亲,我爸呢?他是不是死了?

她不能再逃避,于是答,是,你爸死了。

孩子却不能面对真相,开始反问,你骗我,我爸根本没死。

女性能顶半边天的表达,藏在这段重要戏份里:

“我爸是男的,你是女的”

“你爸能干的,我也能干。”

母亲的温柔,包容了孩子的敏感,也直击许多人心底:

“万一妈妈死了,你会不会后悔,现在还在跟妈妈赌气?”

这份细腻,也与《诗》篇章的全体创作团队都是女性有关。

在三年中“我和我的...”系列里,一共有15支短片,但是只有一位女导演,她就是章子怡。可以说,她用自己的才情完成了女性的表达。这比任何语言都是有说服力的。

章子怡呈现了一名女演员正确的沉淀方式,从女演员到女导演,从少女到母亲,不止有广度,还有深度。青年时的她在竹林里自由来去,仰天地之高,而现在的她欣赏人间烟火气,心中有爱人、孩子、他人,仍旧精彩。

青春虽然宝贵,但这时的天地却是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