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对她的颜无感就会被喷到退网,天下苦美貌营销久矣
时尚

说对她的颜无感就会被喷到退网,天下苦美貌营销久矣

2021年11月28日 09:27:09
来源:新氧App

这阵子迪士尼新推出的形象——玲娜贝儿实在是有点火了,现在的身价让人高攀不起。

网上提到四字明星,一半人想到yyqx,一半人想到玲娜贝儿。

要排4-7个小时才能抢到她的周边首发

又因上迪位于川沙镇,这只粉色小狐狸荣获美号“川沙妲己”

衍生品从表情包、发箍、睡衣、穿搭到妆容,奔赴在潮流前线的人以玲娜贝儿附体为荣。

要问她为啥这么火,最简答粗暴的原因,长得好看。

这一系列毛茸茸的小家伙,可以说是迪士尼把饭圈逻辑玩明白了。

她没有对应的动画或电影作品、没有故事线或世界观啥的,只有一个简单的人设和吸引人的外貌。

走红路径就像靠脸吃饭收割粉丝的爱豆。

运营模式也和没作品全靠蹭的女明星如出一辙。

这也注定她会步入美貌营销咖们的后尘,从全民吹捧,再慢慢引起人们的逆反心理。

就像曾经的红毯定海神针,大家看腻了不夸了,风评也逐渐变成靠“铡刀站”硬凹一线架势的毯星了。

其实营销美貌这件事很正常,当资本主义产业链遍布世界,美貌也变成了一种资源或产品。

“美貌有价”已成为当今社会共识,追求美貌不仅是一种社会行为,更是一种经济现象,劳动经济学甚至衍生出美貌经济学这一分支。

在个人层面,美貌溢价会影响你在劳动力市场的应聘机会、工资收入、绩效考核、职务晋升、商品促销等。

在社会层面,“美貌经济”也成为商家追逐的对象。

各种选美大赛风起云涌,商业促销的“美女注意力经济”已成为常态,与美貌有关的产业链条不断延伸、市场不断膨胀。

韩国第一车模宋珠儿

“追求外在美”是人类的感性需求,是人类动物性本能,本能永远是刻在我们身体里不可磨灭的生存驱动力。

但大家想过:当一个社会过度强调外在美,会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吗?

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美貌也不例外,今天氧叔想和大家聊聊过度美貌营销的危害。

01

过度营销美貌对个人的危害

对于美貌持有者来说,美貌具有边际效应递减特征,越依赖美貌溢价获利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貌的价值不断降低,这个人也很难保值。

一方面,我们的生理化特征使得天生颜值不断被岁月侵蚀,“美貌资源”不断递减,且不可逆转。

美貌属于上帝的不公正资源,但变老这件事绝对公平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增加及保持“美貌”的投入所带来的产出效应也不断递减。

拿护肤和整形举例,20岁还能用两百块的眼霜、30岁用两千块的眼霜仍效果甚微;整形让人变美的程度,也会随着手术次数的增加会越来越少,直到产生反效果。

所以氧叔一再强调,即使所有人都在教你如何变美,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抗住松和垮、维持皮肤弹性和光泽、用运动提高新陈代谢等等,能保持现状不变丑,才是更切合实际的“颜值期望”

另一方面,人类具有天生的“适应性”特征,这种特征会逐渐淡化美或丑给人带来的愉快的或不舒服的感觉。

就像感情里,美貌确实可能提高一个人被爱上的可能性,但把脸看腻后愿意付出的只会变少。

美貌所带来的价值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别人的欣赏和肯定,感情世界里除了情与爱尚且还有忠与义,但在商业世界里,审美疲劳只会更无情的侵蚀着美貌的价值,导致美貌趋于贬值。

粉丝的心未必如双目一样热爱TA美丽的脸。

还有一点,许多专家学者研究过“美貌与努力程度的关系”,如日本心理学家通过对大学生群体与非大学生群体对比研究,得出“相貌补偿效应”的结论。

即,貌美者因具有天然的美貌资源,其努力程度远低于相貌平平者,反之相貌平平者通过努力学习来补偿容貌的天然劣势。

叔对这类实验的结论持保留态度,因为一个人的努力程度受家庭背景、学校教育、个人经历等各要素影响,又美又努力的人不在少数,两者的关系很难一锤定音。

但不能否认的是,确实有部分貌美者,因美貌这种资源获得了先天财富,如平均工资水平更高、工作机会更多、与富人做伴侣的机会更大等。

社会对这种资源的追捧和认可,使他们可能无须努力,靠刷脸也衣食无忧,这会进一步导致貌美者因外表优势的“膨胀”而得意忘形,从而降低自身努力程度。

更有甚者,因貌美的天然优势变得骄纵,对人际关系、工作协作等方面也会造成负面影响。

按照马斯洛人类需求理论,我们对美的追求是一种高层次需求。

而人们对“美”的消费诉求也越来越强,这反过来又不断延伸和拓宽了与美貌有关的产业链条,使美貌经济成为继房地产、汽车、电子通讯、旅游之后的第五大消费热点。

那美貌产业对整个社会有何影响?

02

过度营销美貌对社会的危害

要说世界上最吃美貌产业红利的国家,韩国是当之无愧的No.1,靠着简化产品审核程序,放松法律监管,大开医美方便之门,还将医美产业定位为国家战略,制定五年发展计划。

"整形一条街" 狎鸥亭洞

同时韩国也让我们看到,当一个国家的人民越来越热衷追求美时,“美貌消费”会演变成大众必需品,先依赖再上瘾。

虽说全世界人均都有点容貌焦虑,但东亚比欧美更焦虑,韩国又是东亚里最焦虑的,他们格外喜欢这种“丑女翻身、靠美貌获得全世界”的题材。(日本则是“有美貌我也得完犊子”的调调)

在中国,起码女孩不化妆不打扮走在大街上也很正常,而在韩国,这点事能闹场革命。

越泡沫的经济环境,美貌营销就越是疯狂甚至猖獗。

所以虽说韩国脸整来整去就那么几套模板,夸人的词儿可是一套一套的,霓虹的什么千年一遇、万年一遇、亿万光年一遇…跟韩国的彩虹屁比都不算羞耻。

且美貌营销会影响社会价值判断标准。

因为“美貌溢价”的反面是“貌丑歧视”,对美貌的过度吹捧,会降低非貌美者的效应程度,韩国有的企业招聘要求提供全身照和三围数据,不知道的以为在选妃。

经济不景气,失业率这么高,女性就业难,找工作的有的是,我为什么不找个好看的?

而美貌行业过度发展,超越了经济发展的基础和承受力,不仅会对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还会耗费大量的物质资源,产生大量的废弃物,加重地球的负担。

快时尚产业对地球资源的消耗

更与我们紧密相关的是,满屏的帅哥美女、颜值鼓吹,降低了男女对婚恋市场的颜值适应水平。

饭圈的小鲜肉一波接着一波,周围的男人都配不上我;上下左右都能划出跳舞的美女,我以后也得娶上漂亮的老婆。

人类最不可避免的原始的欲望,就是爱“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对于女人来说,那种由美丽外貌带来的优越感,其他任何事物都无法代替。

然而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人类对美的定义也有所区别,对美貌的态度也有所不同。

纵观历史发展过程及发展趋势,对美貌的追求大致经历三种:

最初是自然美阶段。受限于社会经济和历史文化发展,人们无暇过度关注美貌,更缺乏美容的设施和条件,美更多以天生特征展示出来。而且赏美、赞扬美也基本成为皇室、王侯将相、文人富人的专利。

以前李白夸美女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后来有钱钟书夸唐晓芙是“真正的女孩子”,说她眼睛反衬得许多女人的大眼睛只像政治家讲的大话,大而无当。

再是人工美阶段。工业社会的发展带来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为追求人工美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巧妇也能为无米之炊”,人人可追求美、人人能追求美。

韩剧《我的id是江南美人》,讲整形美女的故事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如今这种“外在美”被过度重视,几乎一统天下的局势肯定会被终结,人类对美貌的追求会进入内在美阶段,社会价值评价中内在美的基础作用将得到增强。

因为对内在美的肯定是社会长期发展的基础,是社会的基本模式,也是人类演化的下一步。

也不是完全摒弃外表的美,而是美+强

就以我们生活举例。

且不说屏幕中的流量明星式微,实力派崛起。再近一点的,你被女神光环吸引,和美女成为朋友,却发现她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和情商,比当绿叶更惨的是给美女当保姆。

那种感觉就像买玲娜贝儿钥匙扣,里里拉拉叮当作响,又大又漂亮又占地方又碍手。

天赐美貌,重金难求,人工美貌,也能将就。

“美”给人提供的情绪价值会边际递减,大家的审美阈值也越来越高,比审美需求更高层次的,是人们自我实现的需求,这一点光靠美貌满足不了。

用美貌打通市场,可以,要是没完没了的营销美貌,小心晒脸变赛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