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粉丝年入850万美元,这位最红的超模却在社交媒体上崩溃了
时尚

千万粉丝年入850万美元,这位最红的超模却在社交媒体上崩溃了

11月初Bella Hadid在Instagram上分享了一系列哭泣的自拍配以长文,以此回应Willow Smith在视频采访中公开谈论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

视频中Willow Smith说:“人们忘记了每个人都会经历同样的感觉:迷茫、困惑、找不到当下的意义。每个人都有这种焦虑的感觉,并试图以某种方式掩盖它。”

Bella说这种感觉几乎是有几年她的每一天,每一个夜晚。

2020年以850万美金收入名列全球收入最高超模排行榜top10,总是以光鲜亮丽,完美高级形象示人的Bella,一直以来都有在积极分享着她与焦虑、抑郁作斗争的经历,而这次无遗是最为坦率、直接的一次。

进入时尚界以来Bella Hadid就遭受着各种各样的眼光与质疑,姐姐的光环、稚气未脱并不高级的面孔、不够完美的比例和僵硬的表情,这些“评论”让她和眼泪度过了许多白天与夜晚。

她与4756万粉丝分享了她的心路历程,“社交媒体并不是真实的,对于任何一个正在挣扎的人,请记住这一点,”她写到,“有时候你需要听到一句你并不是孤独的,而我也将这句话送给你们,我爱你,看见你,听见你。”

敢于说出“社交媒体并不是真实的”这一观点,实在需要很大的勇气。

毕竟在社交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明星名媛们大多都在塑造着完美的形象。

卡戴珊一家的照片就很典型——逆天的优越身材,均匀的肤色和没有瑕疵的细腻肌肤。

总是以0瑕疵形象示人,其实暗藏着长期暴露在镜头下生活的她们内心的焦虑与自卑。

三姐Khloe就在Instagram翻过车,一张普通的泳装照“偷跑”。本是一件无伤大雅的事,但因为和平时晒出的精修照差别过大而立刻成为全网热议的话题。

虽然事后Khole解释这是一张被不小心发出的家庭聚会私照,但在关键问题上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

于是她又发表了长篇声明,谈到了在外貌上总是被网友们和其他姐妹进行极为严苛的比较,而这也让她长期以来在形象方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而后她还通过直播给大家展示自己的身材并不是通过后期技术实现,而那张意外流出的照片不过是角度、光线和Pose造成的一场误会。

不过,无论如何,这种急于证明自己的行为已经说明,她对于自身形象的焦灼不安。

而社交媒体武装的完美滤镜破碎后,用来弥补的并不是正视、反思周遭环境带来的问题,反而是更加奋力地去依附这套视觉上的“完美规则”。

即使能够剖白内心的焦虑,仍无法摆脱这些扭曲规则在思维上的惯性。

本身条件就已经相对优秀的明星名媛们的社交网络尚且如此“用力”,更不用说一些网红博主和普通网友的生活。

马特·海格在《焦虑星球笔记》说:我们一直都在向这个世界展示自己,但在社交媒体上这种展示行为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我们离网络世界里的那个自己永远有一段距离。我们成了行走的商品,毫无真实性可言。

社交媒体,早就已经在记录生活的真实初衷上,蒙上一层又一层的滤镜。

那么比起明星名媛们,更接近真实完美的群体呢?也能免于负面情绪的困扰吗?

当然不。

要说在外形上最接近完美,在镜头下几乎挑不出错的超模们,也会有容貌焦虑,甚至更加严重。

Romee Strijd曾是我们熟悉的维密天使,有着甜美可人的面容,性感姣好的身材。

可她在YouTube频道里和大家提过,自己曾被诊断出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当时的她有六年没有例假。

作为模特,她常年保持高强度的健身量,并且严格控制饮食摄入,模特工作的安排又让她的作息极为不规律,各方面的压力导致她的身体亮起红灯。经过一年多的调节,才找回身心的平衡点。

无独有偶,Linda Evangelista,这位被评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超模,也曾因追求完美而饱受痛苦折磨。

稍有关注的朋友应该知道,近几年总是爆出一些关于Linda美人迟暮的照片,令她深陷整容失败的谣言之中。

而真相其实是为了管理身材,五年前她接受了一项名为“coolsculpting”(冷冻身体脂肪)的手术,但不幸的是严重的并发症让她变得轮廓模糊,身材发福,昔日风采不再,坠落云端。

这场几乎摧毁人生的打击,让Linda这五年备受抑郁与自我怀疑的折磨。

她花了很久时间才从其中走出,投身于公益事业中去,并也在网络上和粉丝们分享生活点滴。

由此可见,即使像超模这样几近完美的群体也有外貌焦虑,和内心难以轻易言说的苦楚。

在外形上努力朝着“完美的规则”与“外界评价”靠拢其实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它或许可以暂时地缓解内心的不安,可只要仍对高压的标准有趋向性,那些糟糕的情绪还是会卷土重来。

尤其是现下环境,社交网络无处不在,这让规则与评价与每个被凝视的人之间前所未有的贴近。

当生活与网络的边界线逐渐模糊,人们就很容易被外界的声音“挟持”。

但这并不是一种绝对的错误。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与焦虑。

正如《自卑与超越》一书提到:“自卑感本身并不是变态的,它们是人类地位之所以增进的原因。”

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条Instagram里,Bella Hadid告诉她的粉丝们:自助与精神疾病/化学失调的关系并非线性,它就像过山车一样总是起起落落,左右摇晃,而她经历了足够多的崩溃与倦怠期终于意识到我们需要花时间去面对自己的创伤,这样才能够最终了解到面对和解决的方式。

这并不是站在离完美终点更近的优越者说的一些隔靴搔痒的话,而是一位经历过自我挣扎的人,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着每一位经过她的人。

是啊,只有最终勇于面对内在真实的自己,才能和外部世界达成和解。

在前进的人生之路上,我们不需要逼迫自己费尽心力地追逐完美。不如停下来,深呼吸,问一问自己真正所求,再调转方向大步向前,正视自己的内心。

让我们接受自己,

享受原本真实的生活。

编辑:Tristan

美术:罗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