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第一个现象级女顶流,刚火就翻车?
时尚

2022第一个现象级女顶流,刚火就翻车?

宋智雅。

——最近韩国恋爱综艺节目《单身即地狱》的女嘉宾之一。

《单身即地狱》,看名字和设定,就会发现不过是是一档不太入流,且剧本痕迹浓重的狗血恋综。

结果,生生被宋姐以一己之力带火。

先给没看过节目的姐妹简单科普一下节目设定。

把几组单身男女困在一个叫“地狱岛”的地方,与世隔绝。

嘉宾登岛之初,不知道彼此的职业和年龄,只能专注于原始的魅力之中。

相处之后,男女嘉宾之间进行互选。

配对成功的,可以逃离“地狱岛”,去往“天堂岛”,在超豪华的酒店里,享受奢华的约会。

而节目中的女四宋智雅,拿的可以说是情场C皇的剧本。

甫一出场,便引全体成员起立(虽然也能解释为沙发已坐满的原因)。

登时镜头有意把在场男女扫了一遍:男嘉宾瞠目垂涎,女嘉宾紧张备战。

无论何时何地登场,都是精致到发梢儿,导致其他女生看到后警铃大作,甚至会悄悄耳语:

我们要不要去补妆?

而后的宋智雅,更是在第一晚收获三封情书。

但面对异性如此地盛情,宋姐淡泊清冷,面不改色,一看就经历过大场面。

应对异性最从容,加之妆造最精致,综艺光环下的宋姐简直直戳女性爽点。

——漂亮、精致、追求者成群,而我漫不经心。

一夜之间,宋智雅仿佛成了全网女性的效法对象。

“拽姐”“人间自信”“希望这三个男的能让姐玩得开心”……

在被冠上各种“大女主”式的标签后,效法宋智雅,简直成为了一种新的女性成功学、一种新时代的girl power。

而这girl power,真的够power吗?

看了综艺又观察了而后的井喷式效法宋智雅的舆论走向后。

她姐觉得其中的逻辑,明显不对劲——

坦白说,如若抛开综艺设定,单纯把宋智雅当做一个优秀的人去看待的话。

宋智雅身上的很多特质,都很值得欣赏。

现实中的宋智雅,很有事业心。

她的职业是网红,工作主要就是拍美妆和穿搭。

没出圈前,宋智雅就已经在B站坚持更新过100多条美妆视频。

因为节目爆火,并在中国出圈后,她在维护粉丝和口碑上也花足了心思。

每个新更新的视频都学一两句中文,还给中国粉丝寄礼物。

在直播中回答粉丝的问题,她基本就是在引导粉丝正面思考。

“不要在乎学校里流言蜚语,考上大学才是胜利者。”

“在关系中要懂得爱自己,伤害自己的人要及时说拜拜。”

加之她对自我管理很有自己的一套且具备强执行力。

包括外貌管理、身材管理、压力管理等。

从这些方面来看,她是对人生拥有强把控力的优秀女性,这点值得欣赏和很多人学习。

但如今,社交网站对宋智雅追捧的方向,跟这些方面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或者说,是跑偏了的。

跑偏一:

把宋智雅拱到“大女主”的高度,当作女性榜样追捧。

跑偏二:

针对宋智雅的榜样效法,全网的重点全部集中在她的妆容、穿搭、撩汉话术上。

这两点有共通处,容她姐说说。

首先,把宋智雅当作“大女主”范本,甚至当作一种“女性成功学”去追捧到底合不合适?

不合适。

更直接点说,追捧宋智雅,跟成为所谓的“大女主”,其实背道而驰的。

大众追捧的“宋智雅”这个形象背后的核心传播价值是什么?

不是什么自信、执行力、事业心……

而是,斩男

所以你翻开关于网上关于宋智雅的帖子,清一色都是在教你如何从妆容、打扮、言谈,撩拨、拿捏男人心。

但宋派撩汉术,教授的是什么突破传统格局的创见吗?

不是。

扒开那些“爽文式”的表面,就会发现一切都是换汤不换药的。

宋智雅的那一套内在逻辑依然是——

教你怎么吃透男性凝视,然后以猎物的身份拿捏男人。

说话懂推拉、时而直率时而保持距离感,要会撒娇又保留想象空间。

勾引男人不必叽叽歪歪,毕竟他们不会认真听女人说话的。

写留言嘛,一句“欧巴”吃四方。

毕竟,无论是现场的男嘉宾,还是演播厅的男主持,通通都会因为一句“欧巴”沦陷。

包括宋智雅系的妆容。

她的妆容被精准形容为:奶凶妆。

妆容眉毛无辜、眼睛性感、轮廓幼态、嘴唇丰满,cutie且sexy。

每一点都精准踩在直男喜好上。

很多博主在拆解宋智雅的妆容重点都强调冲突感。

但宋智雅的冲突感不是“强弱”。

而是“冷弱”

“弱”是为了看起来没有攻击性,而“冷”不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强,而是为了激发猎人的捕猎欲望。

所以在铺天盖地的“学宋”帖子里,你会发现,那些用以佐证宋智雅“大女主”的女性力量品质。

比如被吹上天的“人间自信”,在学宋智雅的策略帖子中,其本质依然不过是一种斩男的工具,而不是目的。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就好比为了嫁入豪门考名校镀金的花瓶太太们,学历不是为了提升眼界,而是提高自己婚恋市值的工具。

当然,她姐不是说“宋智雅式”的策略没有价值,实际上,任何一种能力都是一种思考的成果。

只不过,宋智雅大火现象的底层逻辑,根本和所谓的“大女主”无关。

甚至可以说,宋智雅这个商业符号所代表的价值排序系统,与“大女主”的价值排序全然相反。

因为真正的大女主,不会处心积虑地去研究男人的爱好,更不会以怎么搞定男人作为自己的核心价值。

而事实上,如果意识到这一点后,就会发现——

宋智雅与“大女主”之间的矛盾性,其实随处可见。

最直接的,就是她开场说的那句战斗宣言。

“无论是对上哪个女人,我都有自信能赢过她。”

虽然她姐不太喜欢随便鉴人雌竞,但这的确是一种比较典型的雌竞思维。

因为非雌竞的女性感情观,是不会主张在恋爱里,把打败其他同性作为主线任务的。

非雌竞的女性会早早认识到,恋爱主体就是恋爱中的两人,与他人无关。

关系出了问题,她们第一反应不是去“打小三”,而是质问男方。

正如赵丽颖曾说的——

如果我能跟好朋友

同时爱上一个男生的话

我觉得是这个男生

可能也给了我好朋友一些

好感或者错觉

我是觉得他可能做的也有问题

不可否认,宋智雅是一个优秀的环境适应者,高能力的人生经营者。

但在性别观念上,她的认知水平,以及她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价值展现,并不能正确解释“大女主”这个词。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宋智雅并非一个没有受众和知名度的路人甲。

她如今不仅在韩国爆火,在中国俨然也有大红甚至事业全面开花的趋势。

她的某社交平台账号,从开通至今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迅速吸粉近200万,点赞高达35万。

简单来说,她已经成了一个具备高传播度的商业符号。

而当这样的一个形象,和她所承担的内容,出现这种严重的、根本上的错位时。

这种错位,是会轻易影响很多还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的。

那这,就成了对女性成长而言,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宋雅智的大火其实也不难理解。

她在节目里的走向,总结下来只有一个字:

“爽”。

而这,便是宋智雅大火现象背后的另一个荒谬逻辑——

太多人,把女性成功与当女海王划等号了。

这其实上全然是一种天真的误解。

因为这种行为,其实带有一种对男性处境的拙劣模仿。

它来自于一种印象,从古自今,男性中的狼头必定妻妾成群,异性簇拥的数量往往是衡量一个人强大的重要指标。

所以女性要显强,必定也要学男性狼头那套“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这从前提就错了。

因为社会上美人傍身的男性,他们的核心魅力是外貌和撩妹术吗?

非也。

界定成功男性的标准,是事业,或者说财富。

所以“男海王”其貌不扬言语油腻是常事,这并不影响他们追求者众。

比如,将“想你的夜”挂在嘴边的王思聪。

可是,反过来看宋智雅式的海王。

她们之于异性的核心魅力,是事业或者财富价值吗?

她们之于异性的核心魅力,是伴侣价值。

更赤裸一点说,是性资源价值。

宋智雅式的海王,她们要达到“妻妾成群”的途径,不是事业做大后,奶狗自然来。

而是设法研究捕猎者的口味,把自己从头到脚打扮成一块可口的肥肉,在每张垂涎的虎口前流连不定,引得他们环绕身边。

发现捕猎者对自己失望或者即将丧失兴趣,立马精准投喂一颗可以立竿见影的糖。

“真的,我想你了。”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所以,效法宋智雅的女生,会非常自然地滑落到学习她的妆容和撩汉术中,而不是去学习她的事业心,并不是什么偶然。

这是“宋智雅”这个商业符号所代表的价值观使然。

对于男海王来说,身边的异性数量不过是他们探索世界、事业成功后自然而然的褒奖之一。

但对于“宋智雅式”的女海王来说,异性数量是她们证明自己成功的标准。

甚至是唯一的标准。

而设定这种单一的成功标准,让女性陷入以征服异性的数量决定自身价值的评价体系中。

其结果,无异于把决定自身价值的权杖,交到了男性手里。

于是全网就陷入了一个荒谬的局面——

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可口的性资源而努力,还误以为这就是新型女性成功学。

所以说白了,这套看似爽文大女主的逻辑,本质就是在上赶着自我物化。

她姐无意批判宋智雅个人。

如果不上节目,这一套充其量只是个人行为和选择。

另她姐最为不适的,其实是努力放大这一套、并将之作为成功法则的节目组。

而当这种以吸引异性数量决定女性价值的评价体系成为主流时,则往往会扼杀女性魅力的多元化发展。

好比《单身即地狱》里,宋智雅之外的几个女嘉宾,其实各有各的魅力。

女一申芝燕,虽然柔柔弱弱似白兔,处世腼腆易紧张,其实头脑聪明智商高。

不仅是个学霸,就读多伦多大学生命科学系,主修脑神经。

男二世勋觉得她柔柔弱弱好拿捏,试图养鱼。

这头写情信给智雅,那头拿智雅做陪衬强势攻略芝燕。

芝燕看似单纯,其实心如明镜。

在第一次互选去天堂岛时,世勋选芝燕,以为小白兔已入笼,志在必得。

但结果芝燕则故意选了另一个男嘉宾,两人甜甜蜜蜜共赴天堂,留下渣男世勋一人在帐篷里一脸不可置信。

女二姜素妍是女嘉宾里最具力量感的。

海边赛跑她跑第一。

和男嘉宾泳池边共度二人世界,别的女嘉宾情话绵绵调情放电。

她在和男嘉宾比谁游得快。

女三安艺媛性格有趣,谈吐幽默。

和新男嘉宾轮流谈话,到时间换人,安艺媛说:不行啦,我还没勾引到他。

她的性格,和男生女生做朋友都很舒服。

但是,在一种以俘虏异性数量决定自身价值的语境里。

除了情场C皇宋姐,其他女嘉宾的个人特质,似乎变得毫无欣赏价值。

女性的魅力,只能用单一化的“性吸引力够不够”来衡量。

而大众一旦接受了节目组的这一设定,无形中也开始用这一套来评价宋智雅之外的其他女性。

弹幕里和各个社交平台皆是如此。

芝燕和智雅一对比,被说寡淡。

安艺媛搞笑女男人不喜欢,被贴loser标签。

姜素妍因为不会说话,直接被封恋爱反面教材。

而看似在这种性吸引力价值排行中赢了的宋智雅,也难逃这种审视。

因为哪怕她身上有众多其他闪光的特质:自信、努力、自律、有事业心……

但在社交网络,人们愿意为她买单的,依旧是她的驭男术。

不可不说是一种悲哀。

我们把一个对象当什么,我们就会用什么标准去衡量TA的价值。

以性吸引力论英雄,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

是社会把仅仅把女性当做一个欲望的投射对象。

但人是多元复杂的。

如果我们真的把女性当做“人”,那么也请以多元复杂的眼光,去看待女性,去看待我们自己。

甚至,是看待他人,包括异性。

戴锦华老师在评价国内影视行业取悦女性的现象时,提到过一个观点:

“当我有钱的时候,我可以作为一个女性去消费男性的形象、去消费男性的身体。”

女性获得了消费力后,不过是从“男性消费女性的形象”,变成“女性消费男性的形象”。

核心,依然难逃一个,“消费”。

我们依然没有创造出一种突破父权模式的、平等的欲望表达。

这是新时代女性想做“大女主”,时常会陷入思维误区。

想当大女主,就要活得像男性的狼头。

谈事业,不谈情,恋爱脑是要被杀头的。

面对感情,虽则妻妾环绕,实则绝不动心。

嘴上甜蜜蜜,心里没有你,仿佛要把人的感性彻底阉割。

这种对他人高掌控,保持低感性的气质,其实是一种对有毒男性气质的cosplay。

而其实,她姐一直秉持的一种观点是——

任何一种性转父权行为模式,都不可被称为真正的平权。

因为你所做的,仍旧是在加固那套压迫女性、扼杀人性千百年的制度。

而实际上,爱情和伴侣,从来都不应该成为任何一种性别证明自己社会排序的勋章。

真正的大女主,也从来就不可能认同这套扼杀女性、泯灭人性的价值排序系统,花心思去吃透弄懂它,在这套价值排序中力争上游,成为winner。

从一开始,大女主就不可能把这套反人性的价值排序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