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答辩请赐我和春夏一样的表达能力
时尚

毕业答辩请赐我和春夏一样的表达能力

有“自我”才有魅力的一股风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毕业季,都说毕业季从毕业答辩开始,而毕业生的噩梦,则是从还没搞定论文开始。

热搜词条下的#原来上班后真的会变丑#,用在这千千万万毕业学子身上,也同样适用。下笔时的焦灼,完稿时的疯狂凑字数,糊弄文学、废话文学......作为网上冲浪8G选手,愣是把这些“互联网文学”发挥到了极致。

要么把论文搞定,要么就被论文搞定。

熬穿了几个大夜,终于等来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毕业答辩。杠精们收敛起杠地球的那颗心,面对答辩的大家,都是一样的紧张害怕且小心谨慎,毕竟你所产出的学术“垃圾”(不是),在一群导师面前不堪一击。

还有网友考古了一波中戏96班的答辩现场,集聚了章子怡、秦昊、梅婷、刘烨、袁泉等一众实力派演员的神仙班底,原来在毕业答辩时也备受煎熬。

等待答辩时的双目无神,思绪游走,和导师正面交锋的弱小无助,我和明星的共同点又加一。

答辩的可怕程度只与你自己吓自己的程度成正比,本CO作为过来人,和大家分享一些小心得:既然论文已经在导师手中过关,答辩不过是给几位没看过你论文的老师重新构建一下整个写作历程,老师提出的问题虚心接受,不会解答的问题则牢记这八字口诀:

“答辩答辩,只答不辩;

问就道歉,不要争辩。”

当然,答辩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表达能力,光能写得好文章,但不会向导师阐述可不行。尤其想冲刺一下优秀毕业论文的,你的深度思考能力得在明面上展现给导师。说到表达能力,不由自主地联想到近期频繁在短视频上刷到的春夏。

很多人都用在名利场写诗的女子来形容她,说春夏是内娱少有的人间清醒。她写的“诗”不没有华丽词藻的堆叠,但句句都能落人心坎,在你看来无法陈述的观点,她能清晰地讲出来,想不通的怪圈也能给出答案。饱含思考后的平直叙述,用词精准且深刻,准备答辩的童靴建议认真膜拜一下才女的表达能力,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刻助你一臂之力。

去做不被定义的风

最开始被春夏的发言圈粉是因为她在《奇遇人生》里和阿雅的聊天,节目的第二期讲述了一个和大自然有关的主题:追逐龙卷风。阿雅问她在尝试滑翔伞的过程中心里想什么,春夏没有片刻犹豫,回答道:

“我在想我爱的人,我们难道不是应该把所有的时间空隙都拿来想爱的人吗?”

在导演的镜头中,追风之旅如梦幻般的场景,看得人如痴如醉,而春夏同样在享受这趟旅程。在阿雅抛出这个问题后,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性的回答,从具象的物体到抽象的思绪,但春夏的理解却独树一帜,包括紧跟着的解释,有一种豁然开朗的顿悟,让你很难不被她的通透折服。

追逐龙卷风的过程不断遭遇失败,过于在意结果,追求的目的根本就不纯粹。无数次和目标擦肩而过,更让她深刻地知道享受龙卷风的过程才是最有意义的。

她在风中寻找的是最纯粹的自我感受,一路前行,一路疯狂,旅途中深邃而有张力的思考让她有种过尽千帆之后的觉悟,让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孩频出金句。

春夏原名李俊杰,“识时务者为俊杰”,因为觉得自己并不是个识时务的人,所以想给自己改个名。自认为很秋冬,遇事强硬,自带锋芒,索性就用代表着温柔与浪漫的“春夏”来给自己多一些期许。

凭借《踏雪寻梅》王佳梅一角夺得当年香港金像奖影后时,她才23岁。“我就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杯,角色是什么样子我才可能变成什么样子。”春夏在这部影片中饰演的角色和自身的感悟重合度极高,她不是在用技巧演电影,而是在用感情本色演绎,所以才显得更真。

她的真也体现在拿奖之后,并没有像其他演员一样活跃在观众视野,持续收割关注度,相反在之后的一年里推掉了所有的商业合作,将自己隐匿起来,不愿在人格上早早泯然众人,褪去浮躁,沉淀做个普通人是她的第一选择。

万物都爱我,也恨我不争气

比起外在的殊荣与光鲜,她更在乎内心的充盈,而这一切内在的底气都让她在看待问题时角度更犀利,维度更广,比如在《奇葩说》节目中对辩题《该不该感谢生活的暴击》:

“我不知道该不该感谢生活的暴击,但它至少让我变得不那么可爱了,它把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变得没那么柔和,遇到问题时我都很强硬,攻击性超强,变成一个我自己不太喜欢的人但没办法。”

“当暴击暴击我的时候,伤害到了我,透过我去伤害到了我身边的人,那它就不值得感激。”

看似笼罩着一层悲悯的滤镜,但却站在悲观的角度去乐观地看待世界。她的言语中有对荆棘的控诉,但也有着一股倔劲儿,生性强大的人不会被暴击而消沉,越挫越勇,仅仅只是在善良上加了一把锁,深刻剖析着自己,却以温柔凝视着世界。

“有人喜欢我,可能是因为我是普通人;有人讨厌我,也因为我是普通人。” 在和姜思达的对谈中,春夏以普通人自谦,大方接纳自己的不完美,接纳自己的平凡,在娱乐圈的名利场里淌过,依旧保持着自我。她曾在之前的采访中坦然道,自己心里一直有个小女孩,她站在大大的森林面前,紧张焦虑但心怀巨刃,一步步慢慢长大。

当被姜思达反问道做个安安稳稳的人不好吗,春夏很笃定地说当然不行,要成为特别的人。虽普通,但要独一无二,这也是她身上最具辨识度的金句:

“我就是要这个世界上有一束光是为我打的,有一个舞台为我而亮的,我要这个世界有人是为我而来的。”

说这句话时她的眼眶中打转着真诚,那是一种把内心刨出来给别人看的坦诚,而她眼中折射出的光芒足够自信,足够坚定。

在很多他拍的镜头中不难发现春夏总是在下意识躲闪镜头,但一旦将话筒交给她,她便能滔滔不绝讲述自己的内在世界。

语气不急不缓,字里行间娓娓道来,时而犹豫停顿,时而又斩截笃定,在轻重语调以及气口节奏的把控上恰到好处。她讲得轻松不费力,所有语句都是一气呵成,听的人也很是享受,如沐春风。

书籍的阅历和过往的经历让她通透,有态度够直接够纯粹,她有一种魔力,张口便是书卷气,没有词不达意,这是属于她的天赋。

要是有春夏十分之一的表达能力,这论文答辩还用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