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铸”沙,Virgil Abloh的少年梦在阿那亚再开启
时尚

海边“铸”沙,Virgil Abloh的少年梦在阿那亚再开启

孩童回忆里,有关海边的印象,多少跟起起伏伏的潮水与多变的沙子有关;踩在浪花上,看它带走脚边的细沙;在靠近海岸线的地方盖起属于自己的沙堡,长什么样全凭想象力,有的是金字塔形的沙堡,有的是四面高筑……

在我们的星球上,无垠沙粒如浩瀚繁星难以尽数。长大的我们,可能再也回不去孩童时光,但我们依旧可以在路易威登2023春夏男装阿那亚大秀上,感受属于童年时光的创造力与想象力。

9月16日,路易威登选址北戴河新区阿那亚黄金海岸,在由建筑师董功设计的两大地标建筑,阿那亚礼堂与孤独图书馆之间,设计了一条长达320米的秀场,以阿那亚所在的海域为背景,构建了一个超乎现实的异世界。

以6月首次亮相于巴黎的“放大的游乐场”理念作延伸,路易威登邀请到贾樟柯、魏书均、林强和程马共同创作序幕电影《海市蜃楼》,来到丝绸之路上的千古要塞——戈壁大漠中的敦煌,于历史的诗意中再现东西方文明的现代交汇,勾勒出童年、探索和社群三大主题。

在影片的最后,戴上墨镜的男孩在海市蜃楼的远景当中将观者的目光带到了海滩边的阿那亚,一场时装秀在沙滩上徐徐揭幕。

作为2023春夏男士系列的延伸,阿那亚现场继承了6月巴黎男装秀上的许多理念,比如说“放大的游乐场”以及“思想的游行”。

玩具往往承载着无限的想象力,孩童时期的玩具则是成为最终梦想与抱负的基石。今年6月举办的巴黎男装秀上,卢浮宫方形广场正中设有的巨星儿童玩具赛车轨道,在阿那亚变成了沙丘之路,放大数倍的游乐场上,是承载无限想象力的心灵进化之路。

本系列展现了从童真到成熟的转变,借由路易威登精湛工艺升华童年异想。秀场布景的整体轮廓由大量弧线构成,巧妙运用代表“童年衣橱”的微缩尺寸与代表“成年衣橱”的相对巨型尺寸,致敬20世纪90年代传统滑板爱好者群体的着装规范,每一个造型都是Cool范儿。

游乐场中表这行的元素被用作时装的点缀和配饰,白色的折纸飞机、彩色的积木串珠、橡皮泥似的独特质感及色调、卡通印花和挖沙工具饰件,唤起了童年时看到它们的独特情感。

音乐与时尚很难分家,而在Virgil Abloh的创意中,音乐则以游行庆典的方式展开。就像在放大数倍玩具赛道上出场过的塔拉哈西市佛罗里达农工大学游行乐队,The Marching 100,他们引领着象征童年梦想的游行队伍打不向前。飘扬着的各类旗帜,彰显着品牌的准则与价值观。

在音乐的渲染下,游行队伍的配乐与服装本身自由交融,两位SpeakerMan的秀场造型,将一些无线扬声器整合到背包中,并连接至秀场音响系统。布景展现了声音的兼容并蓄以及扬声器文化的和谐特性,同时与品牌男装成衣工作室成员共同青睐的音乐,相呼应。

除去延续早前在巴黎的男装秀元素,此次阿那亚大秀上还采用了升级再造理念。在这样的理念下,服饰可以被回收、升级再造,甚至以原貌重新发行。创意,这一时尚之源,不再是一次性的产物,而是灵感、准则和价值观永恒玄幻的一部分,不断阐释和再扩展。

不仅是一场数十分钟的时装秀,此次路易威登在阿那亚的活动还包含了一系列的社区联动,将品牌产生的影响力在不同的维度上做到最大化,其中最有代表的就是其与国内独立咖啡连锁品牌manner咖啡的合作、社区内餐厅的路易威登化、以及社区内不同地方设置的文化活动以及打卡,都再次刷新了大众对一次品牌活动的预期。

为期2天的文化日程,深度融合品牌与阿那亚社区的文化元素,包括但不限于,阿那亚创始人马寅与阿那亚礼堂及孤独图书馆建筑师董功的对谈、24小时电影院不间断放映Virgil Abloh创意影片、贾樟柯与魏书均导演的最新影片以及精选短片等,其丰富程度几乎令人咋舌。

而最早在社交媒体上出现的品牌报刊亭,很快在线上形成了一波传播热潮,其中售卖的书籍,与本次秀场及品牌息息相关,仿佛是把以往博物馆办展卖书的套路,直接带进了秀场。其中在9月15日开始售卖的书籍,更像是一下将人带回到他执掌的时代,《Louis Vuitton:Virgil Abloh》中提到的,“你正在目睹最直白的黑人想象力。”(You are witnessing unapologetic Black Imagination on display.)他在2020年7月的一份宣言中写道。

Virgil Abloh将时尚作为他的工具,想要重新设定我们与人类基因、肢体语言和我们选择着装方式相关的预设观念。他想从头开始,让衣服只是衣服,人类只是人类,“构成他实践框架——少年时代的意识形态,代表了一个尚未受到社会,有先入为主观念影响的孩子。”书中写道。

也是Virgil Abloh这样拥有独特视角的创意人,让更多人参与到时尚的“游戏当中”。与Abloh成为朋友的Alexandre Arnault曾说,“多亏了他,年轻人对时尚、艺术、设计和音乐更感兴趣。

他们双方的合作也在去年夏天进入“深水区”。在Abloh去世前的那个夏天,LVMH与他达成了收购Off-White多数股权的协议。Arnault家族也为他制定了更为宏伟的计划——除了路易威登,公司还为他安排了一个更大的“集团范围内的角色”,推出新品牌,并在现有品牌上继续施展他的魔力,包括酒店和酒类等非常规时尚领域的业务。

而在他去世后,LVMH集团面临着一些艰难的决定,如果没有abloh本人,一个在世界各地穿梭的苦行僧,在任何特定的飞机座位上、酒店房间里,或者是在WhatsApp参与每一个决定,该如何处理这一切呢?

路易威登和Off-White只是Abloh众多项目中的两个。Abloh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似乎不知疲倦的多任务者,他为alessi设计银器,为Vitra设计家具,为Nike设计运动鞋,为Evian设计水平,和村上隆一起画画。他的网站列出了34家公司、组织、工作室、附属机构和一些模糊的项目。

从SoundCloud到尚未实现的Virgil Abloh Automotive Designs,Abloh一直认为他的工作里,提高意识和赚钱一样重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17岁的自己”,就像他经常反复提到的座右铭,即使对他的设计的描述,也是对他的精神使命的描述。

撰文:Juraj

编辑:Zoey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