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换人的意大利品牌,时尚周验收结果怎么样?
时尚

疯狂换人的意大利品牌,时尚周验收结果怎么样?

接续沉浸在全国哀悼气氛里的伦敦时装周,紧密衔接的米兰时装周,让所有人回到时尚行业应有的情绪里,炙热而喧嚣。

在米兰时装秀开幕之时,意大利国家时装协会主席Carlo Capasa表示:“到2022年,我们将达到,甚至超过2008年危机之前产生的销售额,记录了意大利时装业20年来的最高销售记录。

根据Camera Nazionale della Moda Italiana的一项研究显示,2022年上半年,意大利时装行业的销售额增长了25%,预计今年的年营业额将超过920亿欧元。

2022年前五个月出口增长21.9%,至256亿欧元,其中对美国和韩国市场的增长分别为59.7%和34%,这一数字高于同期意大利其他各类产品17.3%的出口增长率。

当然,上半年以双位数增长的销售数据里面,部分原因是由于新能源和原材料成本增加,导致的零售价格上涨。早前生产制造布料和手袋所需原材料的能源消耗成本可能只占到最终产品的10%,而现在至少占30%左右。

对此,Capasa表示,地缘政治的不稳定和宏观经济趋势等不利因素,确实削弱了消费者信心,但他也表示,最坏的情况是,2022年下半年销售持平,但整个行业仍将实现11.8%的增长。

与疫情刚刚发生时,行业内不断下调的销售数据预期相比,可以说意大利时装行业已经摆脱了新冠肺炎大流行加剧的泥潭效应。而新冠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数据,自证了这将是个有利可图的市场,为了在这个市场中分得更大的份额,这座城市当中的多家知名时装公司,纷纷铆足了力气决定要干一票大的。

新鲜力量 箭在弦上

在9月20日至26日期间参与到米兰时装周的60多场时装秀中,不少都是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空降”了CEO和创意总监,还有品牌干脆就在“揭牌”前几天,干脆换了个更直白的品牌名。

参与到时装周当中的不少知名奢侈品牌Bally、Etro、Ferragamo和Missoni,他们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分别引进了新任创意总监,帮助已经拥有国际品牌认知度的品牌,再度在年轻群体里焕发活力,促进业务增长。

今年一月份加入Bally的Rhuigi Villaseñor,最早以复古男装的收藏者和交易者而闻名,在2016年推出休闲奢侈品牌Rhude之后,逐渐成为美国加州街头服饰界当中不可忽视的一员,而被Bally挑中的Villaseñor,从他的背景不难猜出品牌在美国市场的野心,希望重新在欧洲大陆和美洲市场当中成为年轻人喜爱的品牌。

Marco de Vincenzo在加入Etro之前,曾在Fendi的皮具部门工作20年。五月底加入到Etro团队时,他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来熟悉团队设计整个春季系列,以便设计即使进入生产线以及后续流程。

我依靠的是我的想象力而不是研究,因为我没有奢侈的时间去深入研究Etro的精彩档案收藏。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系列,相信我的直觉,相信我的感知。

他在系列里使用的11种不再使用的历史面料,创造出来的全新手袋Love Trotter确实在复古风情中,又加入了让人无法拒绝的“高品质”美感,同样的花纹样式也被运用到了系列里的服装和配饰中。

Missoni一直是缤纷色彩的代名词,品牌也在疫情后,逐渐脱离家族控制,设计师Filippo Grazioli在Maison Margiela、Hermès、Givenchy和Burberry幕后工作多年后,首次获得了担任创意总监的机会,而这一次走向台前,让人有了很多期待。

以鞋靴设计出名的Salvatore Ferragamo,在2023春季系列发布前,对外宣布了品牌将进行整体形象升级的消息。一如当年Yves Saint Laurent改名Saint Laurent、Ermenegildo Zegna改名Zegna,Salvatore Ferragamo决定以Ferragamo,这一更短的创始人家族姓作为品牌名,同时将手写字体改为更为现代的衬线字体。

作为新标志的创作者,Peter Saville此前曾为在2018年为Riccardo Tisci领导下的Burberry重新设计图标;再早一年,他与Raf Simons合作修改了Calvin Klein的Logo;他还与Jil Sander和Yohji Yamamoto合作过。

除了做品牌升级,在今年1月1日正式加入Ferragamo的原Burberry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在上任之后,在战略上开始扩大品牌的数字也,接触更年轻的消费者目标,并改善客户体验,为此他牵头与奢侈品电商Farfetch签署了转型协议;同时将入围了今年LVMH Prize的27岁英国时装设计师,Maximilian Davis签约为品牌创意总监。

Davis在2017年从伦敦时装学院毕业后,开始与男装设计师Grace Wales Bonner合作,成为初级设计师,自此他的名声越来越大。2020年,他在Fashion East的支持下,创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Maximilian,很快Rihanna和Dua Lipa等明星就成为了品牌的粉丝。

他的作品当中,锋利的剪裁、大胆的轮廓,和丰富的纹理面料,渲染出了一种独特的优雅的性感。

尽管宏观环境充满挑战,但这些出现在米兰时装周的品牌们,都在以他们的方式,试图闯出一片新的天地。

加量不加价

在过去五年赚足了眼球的街头风格品牌,在这个季度的米兰时装周上,依旧在表达自己的独特的美学声音,同时秉承着一种加量不加价的理念,为以往限定模式的时装周系列展示,增添不同的风采。

GCDS的联合创始人Giuliano Calz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个斜杠青“Wirdo”,“我进入时尚圈(却被视为)外星人(局外人)。我是那个做丑衣服和东西的人,但这最终奏效了。我认为我们这代人和感觉自己像局外人的更年轻一代一样。但问题是,我们不是在这里过境,我们必须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在整个系列里,以外星人迪斯科俱乐部为主题, 邀请人们重温过去90年代意大利时尚势头的同时,带去新的极具幻想力量的创造,让年轻一代人拥有更多的活力。

同样的概念也出现在Jeremy Scott为MOSCHINO创造的海边乐园里。充斥着快乐游泳圈和明亮色彩动物形象的系列,像极了所有人都在播报突发新闻时的东电电视台,一如既往全力以赴的创造快乐。

每个人都在谈论通货膨胀,所有东西的成本都在上涨:住房、食物和生活。所以我把通货膨胀纳入了系列里。”Jeremy Scott在后台说,“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快要淹死了。但不管发生什么了,我们都得为快乐留点空间,对吧?”他也确实将无数“快乐”元素——充气单品,做成了了晚礼服。

Diesel的邀请函让人眼前一亮,更让人诧异的是创意总监Glenn Martens邀请了半个城市的人参与到他的23春夏系列。Allianz Cloud Arena巨大的体育场里,四个纵横交横的充气人出现在场域中央,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充气雕塑作品。

除了为常规时装秀参与者预留的200张左右邀请门票以外,还有大概3000人在品牌线上官网中预约到了此次的免费门票,此举被不少时装评论人认为是拉近与消费者距离,最直接的方式。无论最开始的初衷是什么,反映出的数据是直白的,此次门票在开始预约90分钟内全部完成,并且70%的观众年龄在26岁以下。

Glenn Martens对Diesel品牌翻新的成绩,有目共睹;他对于牛仔布的纯熟掌控,在这个系列里依旧发挥着魅力:以薄纱分层,与蕾丝和欧根纱交织,拼接成紧身胸衣;经过清洗和多种处理方式洗礼的牛仔布,包裹着鳄鱼印花,在光线下显得极为特别;有着复古未来味儿的Diesel D标志,依旧闪烁,就像Nicole Kidman曾经身穿D牌拍摄的封面大片一般耀眼。

再上一层楼

从2000年开始的,以全球大型品牌主导奢侈品行业的局面,很有可能由现在生机勃勃的意大利家族式奢侈品集团打破,特别是当它们可以充分调动,在过去声量相对较低的意大利设计和工艺的悠久历史时。

在香港上市的Prada就是其中一个极好的例子,以家族形式传承给下一代的意大利奢侈品集团,在Miuccia Prada的手下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品牌,近日又有更多动作,在增强供应链侧的控制力的同时,正在考虑在米兰进行二次上市。

Prada收购了意大利托斯卡纳制革企业,Superior SpA的部分股权,一方面是为了满足作为高端时尚公司,争相满足疫情后全球市场对奢侈品配饰的强筋需求,另一方面展示了Prada作为全球化奢侈品集团的扩张野心。

Miuccia Prada和Raf Simons共同打造的严肃性感奢侈感,填补了在经济相对下行市场当中,市场对于亚文化元素再升级的需求,对于全球文化元素和软性性感廓形的精准控制,成为了时尚行业里面的独一份。

同为意大利奢侈品集团里的生力军,已经被LVMH集团收入囊中的Fendi,明显紧随集团的脚步,把“宝”压在了处于稳定增长的美国市场上,联合集团内优秀的设计师资源,以及时尚行业人脉,打造出的Baguette Bag 25周年庆典秀,为Fendi接下来打算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不容小视的是Fendi在高端珠宝上的野心,派出的Fendi家族第四代,Delfina Delettrez Fendi坐镇主场,逐渐参与到每一季的产品发布当中;在开发出相对环境道德友好的类皮草产品前,也许会是一个较优的解决方案。

今年88岁的Giorgio Armani在这一季谢幕时,站在伸展台的尽头,先是半开玩笑的表示自己快要摔倒,但品牌一直保持绝对高端不淌“潮牌化”的策略,让集团在2021年的全年销售额大涨26.3%至20.2亿欧元,息税前利润为1.7亿欧元。

多年来,Giorgio Armani秉承着经济独立是自由和创作的根本这一信条,近乎偏执的保持自己公司的独立性,而面对现实与诱惑并存的吞并“游戏”,在最近几年好像也略有松动,但不变的是要保证品牌绝对的意大利血统。

Gucci的“双生之境”在行业内迎来了无数好评,“我是两位母亲的儿子,Eralda妈妈和giuliana妈妈。这两位非凡的女性以双生子身份作为她们存在的终极印记。住在同样的身体,以同样的方式穿衣打扮。她们是神奇的镜像,一个复刻了另一个。这就是我的世界,完美的双重叠加。”Alessandro Michele这样解释道这个最新系列。

就像他在2022年Met Gala红毯上与他的好莱坞“双生”Jared Leto,从头到脚都穿着一摸一样的Gucci套装一样,发自内心的故事在今天依旧能够打动无数人,如果在结尾处的谢幕,Alessandro Michele与Jared Leto共同牵手上台,也许这个故事会变得更加完整?

经过两年的混沌和更新,米兰时装周无疑成为了那个更能让人感受到热血沸腾的存在,而在疫情影响下上任的掌舵人们,也在逐渐将他们早先的策略向下落实,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在一众人的努力下,Made in Italy又有了一层新的含义赋予其中。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