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梦玲、垫底辣孩…2022网红终于红过了明星
时尚

易梦玲、垫底辣孩…2022网红终于红过了明星

2022年的互联网依旧精彩纷呈,每天都有无数个新热点令人眼花缭乱。有人如烟花般转瞬即逝,有人却让大众记住了他们的名字。“网络红人”这四个字在经历了这么多年褒贬不一的解读后,随着自媒体的迅猛发展,好像又回归了它原本的意思,因为互联网这座大流量池,我们每个人都身在其中。

易梦玲:让天平再度摇摆

在刚刚结束的12月,打工人都在忙着交年终总结,易梦玲也不例外,在年底狠狠地冲了一波热度KPI,她作为唯一被邀请的网红亮相GQ盛典红毯,生图和一众明星照片放在一起被传播、观看、评价,人们讨论她Vintage Dior礼服的真假,讨论她适合何种发型,讨论她笑容弧度的大小,但最值得一提的是,易梦玲使“网红和明星是否有壁”这个古早话题再度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早在2019年,Susan苏凭借日常照片出圈,成为一代知乎女神,漫画眼、齐刘海、长睫毛打造混血感,被无数人追捧,称之为“二次元漫画脸”、“仙女化妆”。

然而在纽约时装周秀场的高清镜头下,照片里的她不见以往的精致灵动,脸型的缺点尽数暴露,尤其是2001年出生的她和1989年出生的蒋梦婕同框更被秒杀,两者的差距显而易见。打破网红可以美过明星的美好幻想。

去年4月底,徐璐和张嘉倪出席某时尚活动时与几位网红同台,路人讨论度居高不下,#张嘉倪徐璐同框#话题登上抖音热搜榜第一名,女明星的美仍旧占领着压倒性的地位。

实际上这几年人们对于美的追求,态度上越来越包容,考量却越来越严格,甚至将本就具有极高辨识度的明星分为电影脸和电视脸,爱豆脸和演员脸,动态脸和静态脸,在这样细化的标准下,长相、身材、比例、仪态、妆造等全部细节都无所遁形。而网红更习惯小屏幕上传作品,角度可以提前寻找,光线可以精密调整,POSE可以从无数个设计好的动作里反复斟酌挑选,随时能够NG重来。

但这中间并不是不可跨越的万丈鸿沟,即便这个古早话题的天平看似已经完全倾向给了明星,可易梦玲交出的这份答卷让天平再度摇摆了起来。因为她知道“她是谁”。

她的美不是复刻,而是通过全面地认识自己,分析自己的优缺点,并将优点发挥到极致的结果,种种“适合”元素不断优化组合,最终让易梦玲从无数位颜值网红中杀出重围,成为“纯欲风天花板”,成为小红书女孩的时尚范本,成为今天能够和明星并肩而立不掩光芒,从容地接受1.8亿微博话题阅读量“易梦玲好美”的称赞。她没有沉迷于技术营造出的虚假梦境,她走进了高清镜头里,360度地呈现出了真实的自己。

垫底辣孩:创作焦虑一直都存在

垫底辣孩是今年抖音变装赛道上异军突起的又一个爆款,目前发布86个作品,粉丝超1100万,总获赞1.87亿。

他选择的变装主题是短视频上最火爆的内容之一。变装的爽点在于反差,他刻意丑化了变装前的形象,将其设定为梳着朝天辫、涂圆圈腮红、眉心点红点的邋遢丑娃,而变装后则是每一根头发丝都透露着精致的氛围感大帅哥,前后强烈的对比激发视觉冲击,迅速给观众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

首个爆款作品产生后,为了进一步追加热度,垫底辣孩将眼光转向了广受年轻人喜爱和追捧的国际大牌主题,连续拍摄了16个“如何成为一个超模/品牌代言人”的变装视频,这也是他最火的内容系列,引无数人跟风效仿,在获得流量的同时,更是引起了诸多品牌方的注意,纷纷在评论区求合作,商业价值水涨船高。

模仿时尚,解构时尚,在短短几十秒的视频内诠释出各大品牌的精髓,这与他本人对时尚的审美和专业素养离不开关系,从化妆、做衣服、造型搭配到后期修图、剪视频,审美理念和动手能力的结合才是这一行的职业真相。

目前看来,他在内容的创作上并未窥见太多瓶颈,视频回归了出圈的初心主题,即国风。不仅取材于《笑傲江湖》《十面埋伏》《卧虎藏龙》等经典影视作品,还加入了城市文化元素,从四川甘孜到湖北宜昌,身后是壮丽河山,拍的是当地特色文化,由此,创作者的视角也有了些许转变,从吸引流量变为利用流量,弘扬国风、输出传统文化,为视频增添了人文厚韵。

当流量达到顶峰时,创作者面临的考验和压力也越来越大。关于这些,我们也简单地对话了垫底辣孩本人:

凤凰网时尚:平时拍短视频自己怎么找灵感?

垫底辣孩:我平时会经常看很多视频资料、影视作品还有杂志,一切美的事物都可以带来灵感。

凤凰网时尚:目前热度趋向平稳,害怕网友会审美疲劳吗?会一直坚持做变装类视频吗?新一年有没有新的惊喜等着我们。

垫底辣孩:创作的焦虑一直都存在,不过我会坚持,努力呈现更新鲜的东西给大家看,不负大家的期待。新一年的计划还在筹备着~

凤凰网时尚:对同样想做自媒体的朋友们说点什么吧。

垫底辣孩:其实我没有什么很好的经验,做自己喜欢的事很重要,坚持下去。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除了创作内容外,垫底辣孩的后续商业化选择依旧是值得关注的部分,如何将网红带来的流量效应最大化,也是判断其生命力持续性的一个重要指标。在这方面,垫底辣孩仍然需要慎重思考。

ESO:没有原创=没有生命

ESO的走红是红得快,走得更快,闪现了一场荒诞的互联网闹剧。

以山寨当红明星的名字开始,鹿哈、黄子诚、王二博、王俊卡、易烊干洗......就连“ESO”的名字也化自韩国知名男子偶像团体EXO,但他们无需高颜值,也不用刻苦训练成为练习生,经过重重选拔才能出道,只要起一个相似的名字,加上一颗想红的心,就能巧妙获得互联网的流量。

如他们所愿,这种“低门槛、高回报”的博眼球方式,使“鹿哈 ESO”“易烊干洗加入ESO”“ESO黄子诚”等多个话题在短短几天内陆续登上微博热搜。初尝流量甜头的他们企图靠制造更多事件来换取更多,在长沙街头合体直播被城管驱赶,黄子诚因回家考驾照退团,甚至在综艺节目里有出场。

也正是这个行为,在被嘲笑土味、哗众取宠的基础上,开始被更多网友思考会不会伤害到正牌明星的名声,被媒体关注到其中的法律问题,有律师指出,不正当竞争中的商业标志混淆行为,或者叫仿冒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同时尚行业的抄袭行为一样,最终伤害的都是本行业的源动力,原创力是创作者的立身之本,靠蹭热度发家而没有真本事的网红ESO注定没有最基本的生命力。横空出世的哗众取宠过后,这些人现在已经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里。

如今,网红和明星的边界逐渐在被消解,许多网红选择向影视行业转型,刘宇宁、张予曦、辣目洋子等都已获得一定成就,成功案例在前,汉服模特全麦小核桃赵晴、搞笑博主是个维维啊也拍摄了人生第一部影视剧,迈出走向娱乐圈的第一步。但仍然存在很多像顶流网红鼻祖papi酱一样坚持本心,在短视频平台不懈创作的人。

与其在意网红能否红过明星,不如比一比在这个人人都是创作者,人人都渴望关注的时代里,谁能留下真正属于自己的印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